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翻译-卡米耶·德穆兰为他妻子写下的最后一封信(第二部分)

Whimo:

【Dernière lettre de Camille Desmoulins à sa femme】


第一部分地址:http://whimsicalgizmos.lofter.com/post/1d0e61eb_f2e9372


原文地址:http://www.deslettres.fr/derniere-lettre-de-camille-desmoulins-a-femme-o-chere-lucile-jetais-ne-faire-vers-defendre-malheureux-te-rendre-heureuse/


尝试着翻译一下,法语学习中,水平有限,若有不足,恳请摘指,十分感谢





卡米耶·德穆兰为他妻子写下的最后一封信


(正文接上篇)


   我在囚室的墙壁上发现了一处裂隙,我把耳朵贴上去,听见有人在呻吟;我试着与那边的人对话,然后我听到了那被病痛折磨着的声音。那个人询问我的姓名,然后我告诉了他。“啊,我的天啊!”那人听罢大叫起来,他刚从床上撑着起来,现在又重新倒在床上。我认出来了,那是法布尔·戴格朗丁的声音。“对,我是法布尔。”他对我说,“但是你怎么在这儿!难道反革命运动已经开始了吗?”然而,我们并不敢互相交谈,因为我们害怕仇恨会剥夺我们这脆弱的慰藉,而且如果对话被别人听见,我们一定会被分开,并且会被更加严密地监禁起来。至少法布尔的房间有供暖,而我的房间相对于一间牢房来说,已经算是十分不错的了。



(French Revolution. Fabre d'Eglantine and Camille Desmoulins, detained into two adjacent cells, are able to talk in their Prison du Luxembourg in Paris (France). In 1794. )


  但是,我亲爱的,你根本无法想象无端被秘密监禁是一种什么感觉,没有人来提审我,而且我这儿连一份报纸都收不到!这里的人仿佛是行尸走肉,而监禁我们的牢房就像是一口巨大的棺材!人们说无辜的灵魂是平静的、是勇敢的。唉,我亲爱的露茜尔!我的挚爱!我的纯真是如此的脆弱,就像任何一个丈夫、一位父亲、一个儿子那样!然而如此虐待我的人不是小威廉·皮特(William Pitt le Jeune)也不是科堡(Frédéric Josias de Saxe-Cobourg-Saalfeld),偏偏却是我的战友们,是签署我的逮捕令的罗伯斯庇尔,是我为之尽心竭力的共和国!这就是我的美德和牺牲所得来的回报!


    当初到这里的时候,我看见了让埃罗(Marie-Jean Hérault de Séchelles)、安托万·西蒙(Antoine Simon)、费鲁(Etienne, Joseph Ferroux)、肖梅特(Pierre-Gaspard Chaumette)和安东内拉(Pierre Antoine Antonelle),他们没有这么不幸,至少他们不是被秘密逮捕的。这五年来,我面对如此多的仇恨和危难献身于共和国,在革命中还保持着简陋的生活,在这世上我只想请求你一人的原谅,亲爱的洛洛特,而你宽恕了我,因为你知道,除了我的脆弱,我的心是配得上你的。有些人自称是我的朋友、是共和派,他们秘密地把我丢进这牢房中,仿佛我是一个阴谋家!苏格拉底服下了毒芹,但至少他在牢狱之中见到了他的妻子和朋友。和你分别对我来说是多么沉重的煎熬啊!罪恶最深重的罪犯应该被判处与一位露茜尔分别,而不是死刑,因为死刑一瞬间的疼痛怎能同与你分别带来的痛苦相比呢;但你的丈夫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罪犯,你只爱我一个,因为我只为公民们的幸福而生……人们在呼唤我……


(TBC.)




安利一个网站,详细记载了国民议会议员的简介,生卒年月和籍贯:http://www.assemblee-nationale.fr/sycomore/liste_legislature.asp?Type=T&legislature=3

评论
热度(23)
  1. Ellen SnowWhimo 转载了此文字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