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考据/历史向]一些不幸年代的不幸故事

Γανυμήδης:

「5」
        事实上,不论宽容派或过激派,罗伯斯庇尔都不赞同。
        进入雪月,卡米尔报纸上的言论愈发过分。罗伯斯庇尔数次同他谈话试图劝解未果,终于被那针锋相对的态度激怒。
        “卡米尔,如果你不做改变,我会烧掉你的报社。”
        “马克沁,‘燃烧不是答案’。”卡米尔不合时宜的引用无异于火上浇油。
        他知道自己对于卢梭的尊敬。罗伯斯庇尔痛苦地想到。


「6」
        风月危机。风月法令。一段动荡的时期。
        科尔得利派要求逮捕卡米尔。罗伯斯庇尔将此事一再搁置,但他知道自己拖延不了太久。
        圣鞠斯特又找过他几次,反复强调如果不处置丹东及其党羽,整个革命政府的统治都将陷入危机。
        不可腐蚀者不该被私情左右。他被说服了。


「7」
        对宽容派的清算紧接着过激派的处决进行。
        “我曾经是佩蒂翁的朋友,但他的真面目一经暴露,我就抛弃了他。我也曾和罗兰有过来往,但他一叛变我就揭露了他。丹东要步他们的后尘,在我看来,他只能是祖国的敌人。”罗伯斯庇尔这样发言。
        “值得一看”的丹东的头,和卡米尔的头颅,先后掉进同一个篮子。
        罗伯斯庇尔没有从他的马车上下来。


「8」
        每次执行死刑,罗伯斯庇尔都会到场。但他从不亲眼见证那一刻的发生。死亡本身的残酷会诱发人性的阴暗面,无论软弱还是疯狂都不利于维持理性。他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站在断头台前,卡米尔究竟在想什么呢?他的心中有哪怕一丝后悔吗?罗伯斯庇尔得不出答案。
        他在卡米尔家中见到一座自己的半身雕像。一滴泪从颤动的眼角滑落。


「9」
        有时罗伯斯庇尔会在凌晨做梦,梦见他和卡米尔的往事。他们本是多年同窗的亲密朋友。
        阴郁惨淡的校园里,只有卡米尔是明媚的。当他被路易十六的马车溅上半身冰冷的泥水,卡米尔的拥抱异常温暖。甚至于初至巴黎时,他们还共居在一间简陋的房子里,吃着面包蘸生鸡蛋谈笑。
        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呢?醒来之后,罗伯斯庇尔坐在床头想。


(END)

评论
热度(29)
  1. Ellen SnowPhantom 转载了此文字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