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关于这些年里他们如何各自生活着

大哭

Lily Moon:

1981.10.31


        詹姆波特跳着躲开直朝他窜过来的玩具飞天扫帚,而扫帚上的小人儿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开心地咯咯笑着,在撞上墙壁之前恰到好处地拐了个弯向楼梯口飞去。
        詹姆大笑着追上去。莉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大意是让他在儿子摔断脖子之前把他从扫帚上弄下来。詹姆耸耸肩,在哈利再一次从他面前经过时手疾眼快地一把捞起了小家伙,冲他做了个鬼脸。哈利呲牙咧嘴地模仿着他的表情。
        “对不起了,小伙子,”詹姆抱起他向楼上走去,“可别惹妈妈生气——记住,这是波特家生存法则第一条。”
        莉莉半怒半笑地看着他们。说真的,她怎么能做到对她的男孩子们发火呢——即使他们从晚饭后就开始在家里横冲直撞,毁掉了半打碟子,还吓坏了可怜的猫。
        詹姆笑嘻嘻地吻了吻他的红发姑娘,目送她离开房间后他转向哈利刻意压低声音:“明天教你新的战术动作——最高机密,不许说漏嘴!”
         哈利的漂亮绿眼睛冲着他眨呀眨,后者立刻觉得整个世界都美好得不像话。他让猫头鹰捎去了给西里斯的生日礼物,转过身来正好看见一刻都不消停的哈利自己抓起了自己的魔杖。小猫尖叫一声,躲到了沙发后面。
        “应该这样挥。”詹姆拿过魔杖,淡蓝色的烟雾开始从杖尖冒出来。哈利笑着伸手去抓。詹姆看着他逐渐走了神儿,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无辜的孩子会是黑魔头注定的死敌。为什么——凭什么,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战争,他决不允许这样的黑暗延续到他的孩子身上。当然了,哈利只要呆在这房子里就永远不会有任何危险,可他们要藏多久呢?五年——十年,他们怎么能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呢。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痛恨看着朋友们在外出生入死,他痛恨自己不能给哈利一个更好的世界。
        莉莉回到房间的时候他迅速换上笑容,她抱起哈利打算带他去睡觉。小家伙发出抗议的声音。
        “他不想睡。”詹姆替儿子辩解。
        “可他爸爸显然已经累坏了。”她调皮地笑道。
        “我想我们已经开始变老了,莉丝。”詹姆故作沉痛地说。
        他把魔杖扔回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真的有些筋疲力尽。于是他决定不再想那些事情了——战争,死亡——明天再想吧,他告诉自己,明天,后天,还有那么多时间,一切都会变好的。
        他们谁也没看见那个正在穿过花园的戴着兜帽的身影。


1985.12.24


        莱姆斯看见独自坐在台阶上的哈利时,感到心跳一不小心漏了一拍。他的视线遇上了那双绿眼睛,他发现自己不出话来。
        他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全力克制住自己伸出手去抱抱他的冲动。
        黑头发的小孩惊讶地看着这个落魄的陌生人,他看起来很需要一杯热巧克力。他提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在他身边坐下,箱子里发出叮叮咣咣的响声。
        “想来杯热巧克力吗?”他温和地说。
        哈利不确定地看着他,又望向德斯礼家的窗口,温暖的光线与喧闹声从那里漫出来。
        莱姆斯用藏在袖口里的魔杖在箱子里捣鼓了一会儿,当他再次转过身面向哈利时手上已经多了两个热气腾腾的马克杯。
        “拿着,”他微笑,“但你知道,不要接受陌生人给你的食物——也许除我之外。”
        哈利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被允许问问题的。“你是谁?”他说。
        “我认识你。”他答非所问。
        哈利决定接受这个说法,因为这样的对话看起来很带劲。他开心地用双手捧住杯子,蒸汽在寒冷的冬夜里氤氲出甜甜的味道。
        他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喝着热巧克力,直到他再次开口。
        “你为什么不进屋去呢?”
        “玛姬姑妈来了。”男孩安静地说。
        又一阵沉默笼罩了他们。当马克杯快要见底的时候浅棕色头发的男人突然叹了口气,哈利抬起头,他不知道他的眼神里藏着多少复杂的情绪,但他能感到他的难过,于是他想再陪他一会儿。
        “你能再多待一会儿吗?”他恳求道。
        有那么一瞬间莱姆斯几乎下定了决心,他要把这个孩子带走,带到麻瓜们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他要给他买世界上最好的飞天扫帚,他要把他失去的宠爱全部补回来,他就是要宠坏他,他要给他一个家。可下一秒他就想起来自己刚刚丢掉了工作,正在给两天之后的月圆找一个合适的场所,而刚刚给哈利的热可可大概是他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那本来是变形之后他留给自己唯一的犒劳。
        莱姆斯卢平感到非常,非常,非常悲伤。
        “你该回家了。”他说。
        “我不想回去。”哈利迅速说。
        “也许你回去就会发现,”他换上了轻快一点的语气,“他们变得不那么讨厌了。”
        “不会的。”哈利说。
        “会的。”
        哈利犹豫了一下,爬了起来。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问。
        “会的。”莱姆斯说。
        “谢谢你的巧克力。”他思索着,“圣诞快乐,先生。”
        “我们会再见面的,哈利。”他承诺道。
        哈利开心地笑了笑,冲他挥挥手道别。
        门在哈利身后关上的同时他拔出了魔杖。去他见鬼的麻瓜保护法,莱姆斯想,他一挥魔杖,让几个混淆咒落在德斯礼一家的身上。


1988.1.3


        西里斯在阿兹卡班迷失了时间。他醒过来,睡过去,看摄魂怪四处飘荡。有时候能听见隔壁又有某个倒霉虫发了疯。
        闲下来的时候他想着一些人和事情。他想想尖头叉子,想想月亮脸,想想虫尾巴,他忘了大脚板是谁。
        他记得詹姆波特是个很好的人,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思念他到了牙疼的地步。他记得莱姆斯卢平每个月总有那么难熬的几天,所以每当他觉得看不到的那一方天空中又该满月高悬时,就在墙壁上划一道浅痕。有一天他发现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加起来已经有了九百多道,他慢慢地吃力地算着,得出的结论是莱姆斯不可能活到这么老。
        于是他开始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他费力地想起一些从前的事,它们那么遥远,以至于他怀疑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活到了下辈子。
        他记得彼得对他的控诉,可也记得自己是清白的。有时他会想,万一是我记错了呢?万一出卖朋友的人一直是我呢?
        记忆那么长,总有出差错的时候。
        于是他坐回原地,任由摄魂怪在身边悠悠荡荡。它们带走了他最快乐的回忆,所以他忘记了虫尾巴模仿另外三个人的字迹完成的占卜课作业,忘记了月亮脸藏起来的巧克力糖,所以他记得尖头叉子倒在地上双目无光,却忘记了他笑起来的模样。


1991.9.1


        彼得一觉醒来时听到了火车哐当哐当的行驶声,这说明年龄最小的那个红头发男孩也已经登上了去往霍格沃茨的旅程。他没忘记哈利波特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可彼得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面对那个男孩。他不知道。
        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在昨天夜里偷偷溜掉,换一个巫师家庭继续自己吃饱喝足的平静生活。
        可那个孩子又不会知道。他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发现究竟是谁背叛了他的父母,而你,只是罗恩的好宠物斑斑罢了。
        他打算从罗恩的口袋里探出脑袋时听见了一个声音。
        “……在海格告诉我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巫师或者我的父母情况,以及伏地魔的事—— ”
        他吓得几乎掉出罗恩的衣袋。
        现在他知道了,他永远没法面对哈利波特。他缩回脑袋继续装睡,就这样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蜷缩了大半天的时间,在罗恩的口袋里,几乎打定主意永远不再睁开眼睛。
        后来罗恩把他拽了出来,兴致勃勃地为哈利演示魔法。他全身僵硬,紧紧闭着眼睛。求你了,他想,求你了。
        可他还是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然后他似乎看见詹姆波特坐在对面的座位上。
        他想哭泣。他想尖叫。
        十年来詹姆和莉莉的样子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他以为自己能够忘记他们,假装一切从没发生过,可现在他发现他不能。他不能。他后悔了。可他当时是那么害怕。
        “我要是你呀,波特,我会特别小心。你应当放客气点,否则你会同样走上你父母的那条路。他们也不知好歹。”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可下一秒他发现自己正狠狠咬着那个男孩的手指。他吊在空中被甩来甩去,可他打定主意不松口。就好像这样就能挽回十年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这是他能为朋友们做出的最勇敢的事情。
        后来他被甩到了地上,于是他又闭起眼睛假装睡着了。但他那么想哭泣。
        彼得佩德鲁总是搞砸一切,他自己也知道。他已经搞砸了一切。他又搞砸了一切。
        可是他那么想哭泣。


Fin.

评论
热度(373)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