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开心地玩起EM的各种梗】

“你知道吗?”Samuel Edwards悄咪咪地跑到正在化妆的Tobymiles身后。
“知道什么?”Toby看着Sam,只见Sam一脸顽皮的笑容。
“看来你不知道呀!”Sam露出那种特有政委般笑容。“嘿嘿,官网在发起一个投票,谁是你最喜欢的EM组合。”
“真的吗?”Toby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起来。
“真的!”

——
2020年

Paul Wilkins刚刚给孩子们上完课,一声久违短信声响起。
Paul急忙打开一看,血液一下子冲上了头顶,他涨红了脸。
“嘿,忙吗,今天下午有时间来机场接我吗?我下午到伦敦。”
Paul看着那个名字,露出了笑容,自从2018年6月10日分别的第二天他就疯狂的思念他。
“OK,BTW,I miss you ,blonde guy!”
“I miss you too。”

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命中注定的不幸。这么多他一直他想摆脱那场演出带来的阴影,与其说他对自己的表演不满意,还不如说是他无法面对Ramin,他让他失望了。当Ramin还在宽街的时候,他去看过他,但也只是坐在观众席里看着他和一个个嘉宾合唱,包括他唱砸了的空桌椅。虽然那个嘉宾忘词了,但他真的很羡慕那个嘉宾,而且他还知道他并不妒忌那个嘉宾。

——

“一朝为安灼拉,终日为安灼拉。”他看着alistair Brammer的推特笑了。然后手指一滑,看见了那个很久没有出现的名字。他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good job! my Marius!”

——
助理递过一份新案子的时候,他惊呆了。他很奇怪他怎么会想起自己。“他没有找他自己的经纪人吗?”“他经纪人说必须要找那个和他同名的Michael的律师。”

——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也爱上了沙威。Philip Quast, Earl Carpenter他都一一合照了。
“嘿,哪天咱俩一起合照怎么样?”
“你要带我再次背叛革命吗?古费拉克?”
“不,是我领导你一起背叛革命。马吕斯。”
“遵命!我的领袖。”

——

“嘿,商演有空唱一段阴霾渐袭吗?”
“等等,我还以为我要和你一起唱红与黑呢?”
“那你岂不是看起来比我强了吗?蝴蝶结安灼拉。”
“本来我就比你强,不要以为你摔了酒瓶就比我强了?”
“可你只不过是西区的安灼拉。”
“那又怎样?”Anton捏脸了捏他的脸蛋。“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做爸爸的人了。”
——

“你居然忘词了?别忘了你可是正选,我是你的替补!”
他看着他的好朋友笑得弯了腰。他只是腼腆地笑了笑。他没有说话,他是他的替补,更是他的安灼拉,也是他的云石雕像。

——
他错过了首演卡,虽然没有跟他们太多时间,但能和他们合作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什么?女王演唱会他演安灼拉?那谁演马吕斯?明明他才是正卡马吕斯呀。
“是Michael Ball!”
听到这个名字,他笑了。他愿意做他的安灼拉,尽管只是一场演唱会。

——
“my world if he is not there!”他听出来了,但是他觉得冷处理是最好的办法。
上半场结束后,他找到了Jon,“who is he?”他问道。
只见Jon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完全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我知道他是谁。”他拥抱了他。“he is France!”

——
安灼拉演沙威,马吕斯演冉阿让,这是一开始就养成的规律。
“真的是这样吗?”他觉得不可思议。
“是呀。”Michael Ball脱下冉阿让的戏服看着他首演安灼拉,笑了笑。

评论
热度(2)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