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原创】(现代AU)划过指尖的电波(Dooku/Qui-gon)

【原创】(现代AU)划过指尖的电波(Dooku/Qui-gon)

感谢 @仔仔in小芋 起名,和她想到的电台au的梗。

“欢迎收听绝地电台,我是DJ赛伦诺伯爵。今天要给大家播放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优雅婉转的曲调中诉说了两个人优美的爱情故事。”
杜库按下了那首播放键,一首《泪花》伴随悠扬的旋律飞了出来。
多年后,如果我们相逢,我将以何来面汝,以沉默以眼泪……忧伤的琴键中,我却觉得自己被安慰,泪珠在阳光下凝结成了完美的樱花形状,纵然枯萎仍有暖意。那一刹那真的怕极了自己内心里还有任何怨恨与阴骛,一点点,都会让自己无法与曲中的美丽邂逅。多年以后,沉默的我们正如那些无法启齿的往事,会凝成心里的一滴泪吗?抑或就这么被现实的烈阳蒸发掉了,点滴不剩。至少我为你哭泣过,安静的,无声的,伤心的,在岁月无法触摸的角落里,玫瑰花心渐渐老去。

杜库思忖着,他不想让记忆被那个人填满,他等待的太久了,随着动人的旋律,他的脸颊滑过两行清泪。
那是他还在播音系的时候,他有机会保研,可是,那个学弟的出现让他改变的主意。他选择留校任导师。科洛桑大学绝地校区播音系人才济济,杜库顶着压力走上了导师的岗位,尤达院长分给了他那个新来的学弟。让他亲自带着他。
曲子结束了。雄厚的声音再次在录音棚中响起。
“这首曲子结束了,他让我回想起每个人曾有过的青春年华。也许,我们都曾为那些我们逝去的日子感觉到惋惜过。”
一声清脆的铃声想起,一个听众拨来了电话
“您好,赛伦诺伯爵,我是 为你遵循生命原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能不能点一首《爱情转移》,我想送给我我最爱的人,祝他幸福快乐。”
杜库一听名字,心颤了一下。“很好,为你遵循生命原力。我们会为你播放这首《爱情转移》我相信你的那个最爱的他也会喜欢这首歌。”
歌曲荡漾,杜库内心如波浪,他的记忆再次回到了当年。
他和他的学弟朝夕相处,一起研究课题,他们清晨来的操场上练声,傍晚从演播室离开。他们越来越默契,每次系里有大型活动,从来没有像他俩这样默契过。
他看着他成长,直到那个女生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不得不说Tahl也是个才华横溢的女孩,她婉转动听的声音,与那百灵鸟般的歌喉,让多少人驻足倾听。
杜库知道他的学生已经和Tahl无法分开了。他不想让自己继续难受下去,尤其是他的学生那种若即若离让他更加痛苦。杜库很想知道他是怎么看自己的,或者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对学生只是纯洁的师生关系,还是对他已经产生了占有欲。
毕业典礼上,他吻了Tahl,脸上挂着热恋青年的红晕。但是杜库发现自己却哭了。但这个时候他不该哭,不是吗?

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杜库调整好情绪。电话那边的是女声,声音异常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是谁了,
“伯爵您好,我曾是一名播音系的学生,我想点一首《执着》纪念那些逝去的青春。”
杜库笑了。“很好,我会为您点播这首《执着》的。愿您收起昨天的痛,释放今天的自由,祝福明天会更好,”
他和Tahl分手了,这是他毕业两年后,杜库第一次收到他的消息,那个一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电话那边的他只是静默,长时间的静默。
“奎刚,我会一直陪着你。”他的声音很清晰。
“谢谢您,我的老师。”他半天才回复。之后又是长时间的寂寞。他没有继续说,便挂了电话。
之后,他辞去了学校的工作,来到了电台。做了DJ。
比起在学校面对渴求知识的面孔来说,DJ对于杜库只是一个非常无聊的工作,每日点歌放歌。但工作之余,他也会经常和听众进行沟通。了解他们在一首首歌背后的故事。
有时候,他觉得有些听众和自己的感情很相似,那种苦咖啡般的思念,与等待的甜蜜交融在一起,让人心醉,又让人心碎。
杜库并不后悔没有和他表白,也许这种滋味,像陈酿一样随着年份的增长愈加甘醇浓烈。
“下面,我们继续来点播,喂,您好。”杜库带着期待等着对方回复。
“您好”,那是杜库永远无法忘记的声音。他的手由于激动而颤抖着。
“伯爵,我想点一首《almost lover》送给我当年在绝地播音系的导师。我想通过这首歌,告诉他,我也爱他。谢谢他的陪伴。”
话语一结束,杜库捂住了嘴,使劲儿点点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正常。
“好,我相信,你的老师听见这首歌也是非常开心的。”

评论(1)
热度(8)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