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521快乐!

他望了她一眼,她对他回眸一笑,生命突然复苏。

——白朗宁

他又回到了卢森堡公园,这里一切春意盎然,绿榕梧桐下几只蝴蝶飞过,缠绕追逐着,嬉戏着,然后落在了青色石板上,微风拂过,将他额头的刘海吹开,抬头向前望去,柯赛特正手捧着邹菊站在树下,栗色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飘扬着。
柯赛特——是她,真的是她!
马吕斯立刻朝她跑去,然而她太远了,自己怎么也跑不过去,仿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她的手,仿佛这中间隔着万水千山。
突然间卢森堡公园卷起来沙尘暴,飞沙走石,他再也看不清珂赛特了,只好绝望地喊着她的名字。“柯赛特——柯赛特——”
周边变成了街垒——
昔日的朋友在自己的身边一个个倒下去。不——
柯赛特,只有柯赛特能救我!
于是再次在混乱的街垒中找柯赛特。
柯赛特,柯赛特——
突然手被抓住,“跟我走!”柯赛特的声音传入他的耳畔,这个声音简直就像大海中的灯塔,她带着他走去了街垒,走出了绝望,走出来迷雾。马吕斯希望他们一辈子就这样一直走,周围变化着,但这一切已经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了。他的世界从现在开始只有珂赛特。她是我的天使,我的希望,我的一切。
他们来到了塞纳河畔,沐浴在阳光下,暖风吹拂着衣襟,席地而坐,她依偎在他的怀里,然后相拥亲吻,仿佛回到了普鲁梅街那几个晚上。他闭上眼睛,沉浸在与柯赛特幸福之吻中。
真想这一切不被任何人打扰。
顿时狂风大作,卷起了河水,吞没了珂赛特……

不——
“不要——”马吕斯惊慌地叫喊起来。

他慢慢睁开眼睛,刚刚那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慢慢地坐起来,锁骨的伤口依然还隐隐作痛,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侧过身亲吻了正在熟睡的妻子。自从外公去世后,他经常噩梦连连,不是回到街垒,就是梦见自己永远的失去珂赛特。

“宝宝,踢我了。”珂赛特依偎在马吕斯的怀里,马吕斯亲亲地将耳朵贴近妻子隆起的腹部,微笑地感受那个新生命的孕育。有时候马吕斯觉得这一切并不是真的,他得到了属于他的幸福,他拥有珂赛特,他拥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他近似孤儿,他的妻子,却是孤儿,这让他们更加心有灵犀。他曾经失去所有,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朋友,他的岳父,甚至一直默默爱着他的外公……现在只剩下珂赛特了,对他来说,珂赛特是他的一切。如果失去珂赛特,他再也无法承受。他希望时间停滞,希望他剩下的人生不要那么快。
“你想给宝宝起什么名字?”
“Espoir”

——————————

——————————

说真的 马吕斯的女儿太可爱了。
我整个人都在嗷嗷叫。

少女珂赛特给我留是幻想太美好了。
一家人幸福地生活下去,迎接希望。
过去的苦难已经远去,从此,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永远,永远……再无失去,再无悲伤。
【我不要后面的1848,和后期】
一切的美好停留在现在。
这一切来的太不容易了了。
毕竟这对包含着太多人的祝福了。
芳汀,让叔,吉诺曼,还有马吕斯的爸爸,乔治彭眉胥,还有那些牺牲在街垒上的朋友们。

请你们务必要幸福!你们幸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也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

最后一p是我辣眼睛的画,少女珂赛特最后一幕真的太美好了。真想把每一帧都画下来,所以我画了,丑死了,不要看。

评论(2)
热度(22)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