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星战]在成为达斯•泰拉纳斯之前(«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

柳达是溜达:

标题:[星战]在成为达斯•泰拉纳斯之前(«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
   
感谢 @初冬飘雪 斧正
 
[译者的话]
关于杜库:
只有一件事比悲伤更糟糕,那就是失去悲伤的理由。(«悲伤的精确度»)
  
译者:溜达(Люда)
   
简介:发生在ep1,帕尔帕廷当选最高议长之后。奎刚遇刺,杜库退团,准备继承爵位。在此之前,他与"老朋友"帕尔帕廷议长私下在工厂区见面,帕尔帕廷还未表露西斯身份。杜库表示想找到那个未露面的西斯师傅......
    
原作:EU小说«达斯•普雷格斯» 尾声部分节选,标题为自起
  
原作者:James Luceno
  
  
  
   
正文
  
"这是何地?"杜库问道,随着帕尔帕廷一起走进利莫格工厂[1]。
  
"一座旧工厂。这儿曾经是黑戈•达马斯克的地盘,但他在死前把它转让给了我。"
   
杜库皱了皱眉。"为什么?"
     
"他认为这也许有助于我实施一个关于城市复兴的计划。"
    
  
在帕尔帕廷返回科洛桑一个多月后,他和杜库在这里暗中会面。帕尔帕廷被一件领口扣着西斯搭扣的兜帽斗篷裹的严严实实,好像是要为工厂区充斥着的酸雨做些防护似的。杜库也变了装,衣着和科洛桑的一般市民无二,换上了紧身裤和利落的小斗篷。
  
前绝地,杜库,看了看宽敞但空荡的工厂主室,问:"你没带参议院卫队来吗?"
  
"他们保持在通讯距离内,我在需要时能找到他们。"
 
杜库对此不置可否。"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想带我去看看你的新办公室呢,"杜库掸了掸肩上的水珠,"然后我想起来上次见面时你说过,我们最好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结伴露面。"
  
帕尔帕廷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毕竟那办公室只是个权宜之所,不知哪个更能胜任最高议长职位的人早在对那里虎视眈眈了。"
  
二人在宽阔的空间里并肩而行,杜库率先开口:"所以,他们已经上了你的钩了。"
  
帕尔帕廷惺惺作态,作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才不是呢。是拨款委员会找上的我,建议在参议院附近建一个圆顶建筑,圆顶还可以作为飞船停靠设施。"
  
"你看起来很喜欢这个提议。"
   
"喜欢的不得了。"
  
杜库顿住脚步,停下来端详帕尔帕廷:"我想,你的本性开始显露了。"见帕尔帕廷不应,杜库又补了一句:"顺便要恭喜你们纳布成功粉碎了贸易联盟的阴谋。这真是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奇怪事件啊,你说呢?"
  
帕尔帕廷颔首赞同,又缓缓踱起步来:"每个被卷入这事的人一一包括我在内一一都低估了女王的能力。在纳布事件中......听闻奎刚大师已经遇害,我很是悲痛。"帕尔帕廷沉默了一小会儿。"是他的死坚定了你退团的决心吗?"
  
"某些程度上是的,"杜库愁容满面,"我最近才知道我的另一个学徒,科玛里•沃萨[2],尚在人世。"
  
"我希望这能给你许些宽慰。"帕尔帕廷关切道。
   
"并没有。我听说,她已经成了班多•戈拉邪教的教主,"杜库看向帕尔帕廷,"尊敬的最高议长,她可能已经成为了共和国的一个威胁。"
  
"那么非常感谢你的警示。绝地长老会对你要离开这件事的反应如何?"
  
"不太好。他们追问的事情比我想提供的信息要多的多。"
   
"那赛福-迪亚斯大师呢?"
   
杜库沉下脸色。"他知道我的离开只是早晚的事。不过,他还是说了些令我感到相当好奇的话。他说,如果我有什么煽动异议的计划,那他一定会先我一步。"
  
帕尔帕廷疑惑地摇了摇头。"你有什么煽动异议的计划吗?"
  
杜库的嘴角微不可见地勾起一个向上的弧度。"我的首当要务是重获我的头衔。"
  
"杜库伯爵,"帕尔帕廷说,刻意着墨于着声调中的每个抑扬顿挫。"从某些层面来看,这比'杜库大师'这个称号更适合你。"
  
"同时,改换一个新名字这个想法对我很有吸引力。"
  
"一个新的开始。"
  
"也许我该像你一样做。"
  
"像我一样?"帕尔帕廷问。
   
"称我自己为'杜库',就像你只称自己为'帕尔帕廷'一样。"
   
"我明白了。无论如何,一个名字又能传达出多少信息呢?"帕尔帕廷再次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理解,毕竟奎刚大师倒在了一柄光剑之下......"
  
杜库忽然撇过头去。"是他在塔图因遭遇的那个西斯干的。长老会希望能从冈雷口中审出些东西来。"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长老会还知道些什么?"
   
"连那个西斯的名号都不知道,"杜库说,"但他们知道还有另一个西斯。"
  
"他们怎么知道?"
     
"理论上讲,在一千年前,西斯隐入暗处时,他们立下二人法则,在任何时候西斯都只有两个一一一个师傅,一个徒弟,一代接着一代。"
   
"这个杀了奎刚大师的西斯,是西斯学徒还是西斯师傅?"
   
杜库漫无目的地缓缓迈着步,看向帕尔帕廷:"我全部的直觉都在向我叫嚣,那是个西斯学徒。基于那个扎布拉克人的所作所为,欧比旺也这样怀疑。长老会对此持保留态度,但不管怎样他们自然想找到另外那个西斯。"杜库陷入沉默,随后又补充道:"这个西斯故意在塔图因和纳布暴露自己的行迹。这不仅揭露了他们与贸易联盟合谋的事实,还是一条向绝地宣战的讯息。"
  
帕尔帕廷在一扇破碎的窗户前顿足,窗外是浸透了酸雨的科洛桑工厂区。"怎样才能觅到哪怕一点寻找这个西斯踪迹的头绪呢?"
  
"我不太确定,"杜库来到帕尔帕廷的身前,"过去十年发生的一连串危机,掩盖着凶险的迹象一一有一股更阴险的力量在操纵着这些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就像因乔尔人的叛乱; 但埃里亚杜峰会发生的贸易联盟高层集体遇刺事件尤为瞩目。一清二楚的是,这些人都在和西斯打交道一一或许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一一当前也许有些人还在和仅剩的那名西斯进行接触。现在我也不再是个绝地了,也许这是我从那些犯罪集团和其他的什么组织那里获取情报的好时机。在一切的最后我将找到他或她一一那名西斯一一运气好的话我能赶在绝地之前。"
  
"为了给奎刚大师报仇。"帕尔帕廷理解地点了点头,却发现杜库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这个想法在我心头缭绕了许久,但现在它不再困扰我了。"
   
帕尔帕廷不被察觉地微微偏头:"那为什么还要找到这个西斯?"
  
"因为我怀疑纳布危机只是个开端一一就像一连串剧变的一个开幕剪彩仪式。西斯想让共和国垮台,就像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一样。"
   
帕尔帕廷沉默了好一会儿。"但与西斯为伍......"
   
"对许多人而言,西斯是纯粹邪恶的化身,但长老会所知的与其截然不同。西斯与绝地最大的区别是他们追寻原力的方式。绝地武士团为自己设下了道道枷锁,但西斯从未放弃利用原力的黑暗面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意图习得黑暗面的秘密?"
  
"坦白说,是的。"
    
帕尔帕廷强压下一股立即挑明真实身份的冲动。杜库的原力很强大,并且引诱他堕落似乎不是什么难事。另一方面......
   
"我隐约感觉到这个隐匿的西斯终究会来找你,"帕尔帕廷最后如是说,"如果他或她找到了你,我希望你们打造的这个新联盟能帮助我们恢复银河系的秩序。"
  
   
  
译者注:
  
[1]利莫格工厂: 位于科洛桑废弃的工厂区,是ep2结尾处杜库与西迪厄斯暗中会面,并宣布战争开始的场所。
  
[2]科玛里•沃萨: 杜库的前学徒,因太有攻击性(及迷恋杜库)被中止绝地训练,堕落黑暗。因被帕尔帕廷视作他大业的威胁,命令杜库将其除掉。死于赏金猎人詹戈费特与前师傅杜库之手。
   

评论
热度(25)
  1. Ellen Snow柳达是溜达 转载了此文字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