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A to Z about Marius Pontmercy[1]

在空间立的flag,关于马吕斯的段子。

A- E

Alive

她望着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皇帝浴血奋战的地方,那是她丈夫的战场。那是她支撑着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她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在额头落下一吻。“快了,宝贝。”
为了儿子,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她也要活下去。儿子稚嫩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但是她感觉自己太累了。虽然她出身贵族,但她早已经和父亲决裂,早些年她义无反顾地爱上乔治·彭眉胥遭到她父亲的强烈反对。虽然姐姐经常会过来送钱,但她丝毫没有接受。与那个家庭决裂,就不会再接受来自那个家庭的施舍。
多日操劳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她知道她命已不多日,但现在唯一能支持她活下去就是丈夫平安回归和儿子健康长大。

她一天天盼着,从前线回来的战报越来越糟糕,她越来越担心,滑铁卢病败的消息震惊到了她,她第一次抱着大军战报哭了起来。她丈夫活下来的希望很渺茫。
“妈妈,不哭,马吕斯乖乖。”儿子走到她的面前,用稚嫩的手帮着她擦泪。她紧紧地搂着儿子,她想把自己的所有爱都给他,但现在她感觉自己精疲力尽,强烈咳嗽过后,袖口血迹斑斑,她心如死灰,感觉自己等不到了。可是她的儿子还没有长大……
可是她等不下去了……

“亲爱的,我回来了!”她睁开眼睛看着身上伤痕累累的丈夫,露出一抹微笑,终于闭上了眼睛。

Believe/belief

“为了法兰西,为了皇帝!”
战场上高举军刀冲在最前锋的是他。
大军战报中名字提到最多也是他。
九死一生从一个战地医院转到又一个战地医院的也是他。
让他唯一活下来的信念就是家人。他挚爱的妻子,他的唯一的儿子。
活下来,坚持回家!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他猛地惊醒,然而周围却安排着限制他活动的国王的眼线。
路易十八又复辟了,否认百日所有功绩,包括他付出的一切。他的热情,他的功劳,以及他对法兰西的爱。
但这些不重要,他依然还是坚持自己是彭眉胥男爵,而且他会让他儿子也世袭这个爵位的。
他会给他儿子讲述自己如何在战场上厮杀,如何为国,为皇帝效力,想着儿子满脸的笑容,他再次启程,不管路途坚辛,哪怕坎坷地磨破他的鞋,哪怕留下道道血迹,他也会回到心中的那个地方。他知道,在韦尔农有一个他的避风港,那永远是他的家,他的儿子,他的妻子都在等着他回家。
“亲爱的,我回来了!”

Castle in the Heart

在韦尔农有一个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位高大的将军,还有一位美丽的公主。有一天将军要去前线打仗去了,为皇帝,为他挚爱的国家去浴血奋战。
将军和公主有一个天使,这个天使给予将军和公主的所有希望。无论是远在滑铁卢战场的将军,还是已经病入膏肓的公主,这个天使让他们支撑下来。
马吕斯很喜欢妈妈给他讲的这个故事。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成为故事中的将军,保护公主,有一个他可以用生命去爱的小天使。

韦尔农小房子在别人看来很小,但在马吕斯看来却是一座城堡,那是马吕斯的天堂,马吕斯从来不会畏惧,有时他用树枝代剑,高喊:“为了法兰西!冲呀!”有时他站在石头上眺望远处……
在韦尔农城堡中,他就是一名和他父亲一样的将军。
在韦尔农城堡中,他永远不会害怕。因为这里是天堂,美丽的公主爱着他,勇敢的将军爱护着他。
在韦尔农城堡,是心灵之处的天堂。

Distance
"马吕斯,跟母亲说再见吧。"父亲像一个泪人一样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小马吕斯看着父亲,他不懂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父亲很伤心,为什么要和母亲说再见呢?母亲不是睡着了吗?
父亲缓慢地松开母亲的手,然后把小马吕斯拉了过来,轻轻地吻了吻额头,马吕斯看着父亲的样子,内心很难受,他不想让父亲伤心,他只好用自己的小手擦了擦父亲的泪水。"papa,不哭不哭,马吕斯乖乖的。"
"我的儿子。我是我的最爱的人。我不会再失去你的。"然后马吕斯被父亲一把抱住。
父亲的反应让马吕斯更加慌乱,他真心希望不要让父亲这样难过。"papa,不哭不哭,马吕斯乖乖。"

城堡来了很多人不认识的人,他们默默流泪,然后一个怪老头狠狠地训斥着父亲。马吕斯想去阻止,却被一个阿姨抱起来。阿姨泪眼婆娑,然后亲吻着小马吕斯的额头,马吕斯很反感这样做,他挣扎了几下还是放弃了。
“马吕斯,跟母亲说再见吧。”
马吕斯依然不懂。
“马吕斯!听话!”那个阿姨命令道。
马吕斯满头雾水地看着周围,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去找爸爸。但是父亲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害怕了,为什么他的将军不来保护他?为什么?
没过多久,父亲和那个老人——听阿姨说他叫吉诺曼是他的外公。一起走出来,然后那个老人一下子从阿姨手中接过马吕斯,然后转身离开了城堡。
小马吕斯被吉诺曼抱着,离他的父亲越来越远,他拼命地够着爸爸,可是,他的父亲无动于衷,没有看他一眼。
他不懂,为什么他的父亲要把他交给这个老头,为什么不要他。他不明白。他张着小手努力去够,可是他怎么也够不到,他的父亲太远了。
马车上,小马吕斯依然还在哭,他稚嫩的小脸蛋被泪水哭花了,马车上只有他一个人。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父亲了。"吉诺曼老先生说着他根本听不懂的话。
为什么会这样?母亲去世后为什么父亲要把他送给别人,为什么不要他?
慢慢地马吕斯不哭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路边的树木往后走,离那个家越来越远。
离父亲越来越远。

Elf or Angel ?

他是天使?
还是精灵?
他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了。他是我女儿的骨肉,但他身上却流着那个刀斧手的血液。
看着他那可爱的样子,对他父亲完全恨不起来了,他是上帝派来的吗,让我在这样大的年纪却有如此慰藉?
马吕斯,我的天使,我的精灵!

马吕斯转过头看着那个老头?原本老头发现自己看着他后,原本笑盈盈的脸瞬间皱起眉头,板起了脸。小马吕斯害怕地躲在了那个女人身后。
“别怕,你外公很爱你的。”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
马吕斯并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虽然来拜访老头的客人都很喜欢他,但外公总是用严厉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渐渐的马吕斯开始沉默寡言,他也渐渐的知道了外公讨厌什么,喜欢什么,在外公的熏陶下,他也成为了一名“保王党”

但在他心中一直有一个无法释怀的疙瘩,为什么他每次给父亲写信,从来没有收到回信,为什么他的父亲不来看他,为什么他的父亲要叛变国王?一串串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让他逐渐地远离他的父亲。

评论
热度(9)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