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传承


试用脑洞。
DT安灼拉/Jon马吕斯(安灼拉)
DT安灼拉/AB马吕斯(安灼拉)
(Jon Robyns,Fee Fra和AB都是曾经演过马吕斯的安灼拉。所以开了这个马吕斯的传承,其实也是安灼拉的传承。)

街垒对马吕斯来说就像一座坟墓,这个用硝烟和炮火筑成的坟墓,只有一个人出来了,而其他人都留在里面了。安灼拉,古费拉克,公白飞,热安……
现在马吕斯要独自面临这些,他想忘记,但这些越忘记就越记忆清楚,倒下去的古费拉克,依然在唱着歌的伽弗洛什,还有唇下爱潘妮冰冷的额头,他打了个寒噤。把身上的被子又拉了一下,但随之而来的活动却把伤口又撕裂了。血顺着锁骨流淌在床上。
他闭上眼睛,街垒上的种种情境又像剧院里的话剧一样在他的面前播放。
他还是原来的自己吗?他问自己,他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与ABC之友相识相知又一同起义的过程就像一场梦,这一切似真非真,像迷雾一样,他究竟遇到过古费拉克吗?他帮助过自己吗?他遇到过安灼拉吗?一个个问题让他头疼,他摇了摇头,准备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眼睛的余光扫到纱布,那是柯赛特送来的。于是他内心又平静了。柯赛特就像天使一样。她的出现总是能给她带来生机,带来希望,让他忘记烦恼。
于是他让柯赛特占据他的脑海,这样他就不会痛苦,不会再有哀愁,也不用去思考那些失去的东西。
于是柯赛特的面孔越来越清晰,那带着甜甜微笑的红润面孔,让马吕斯感到轻松。让他的灵魂飞了起来,朝着天际飞去。
"马吕斯,你来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安灼拉?"马吕斯不再继续飞了,而是脚踩在地板上,是缪尚咖啡馆的地板,他看了看周围。周围残破不堪,椅子歪歪斜斜,地面依然还有子弹灼烧的痕迹。但面前站着的确实是安灼拉。一个完好的安灼拉。
"安灼拉!"马吕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有太多的话想说。
"我不需要你来唱空桌椅。"安灼拉的话让马吕斯吃了一惊。"如果你觉得你会忘记这一切吗?"
马吕斯没有说话,他不会忘记,他甚至不会忘记当马吕斯是他的任何时候。他只是看着安灼拉。
"如果你是马吕斯,如果你是那个热爱法兰西的马吕斯·彭眉胥。那么请继续将马吕斯的精神保持下去吧。"
"马吕斯精神?"马吕斯有些不解,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这要你自己去寻找了,我相信这不会花费你太长时间的。"
马吕斯点点头。慢慢睁开眼睛,他又回到了他的病榻上,这一次他不在痛苦,也不在犹豫。

多年之后,巴黎,街垒,他举个红旗高喊着共和国万岁,法兰西万岁!
他的身边有着一群热爱他的朋友们,也有那个喝着酒整天长篇大论却始终信仰者他的人。还有那个迷恋姑娘偏离革命事业的男孩。
他要做的很多,完成安灼拉的传承。把自己的旗帜交给下一个马吕斯。

评论
热度(11)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