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ER】契约与惩罚

[群里抽的脑洞]
[预警!文笔渣! ! !轻喷! ! !]
[黑执事au E  x 恶魔R]
[注意:第一次写ER人物OOC致歉]
[仅限娱乐]
[问我什么时代的,架空现代吧]

"安灼拉?"格朗泰尔敲了敲门,房间里依然没有回应,格朗泰尔有些担心,虽然安灼拉嘱咐他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但他还是继续敲了敲门。"安灼拉?"

格朗泰尔永远无法忘记那日在街垒上,枪林弹雨中一个年轻的学生站在街垒最高处,他伸出手先去扒旗杆,可是还没有够到,一颗子弹穿透他的锁骨。
格朗泰尔放下酒瓶,看着这一切,原本他是不应该加入这场战斗的,他只不过是一个醉酒的恶魔,这场人类的战斗不属于他,而他只是需要等这一切结束,享受那美味的灵魂,而安灼拉的灵魂对于他来说就是最美味的大餐。
他放下酒瓶,伸出一胳膊接住了从街垒坠下来的安灼拉。
"共和国万岁,我也算一个。"他看着国民卫军,然后又将目光移到安灼拉的身上,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赞许,然后格朗泰尔继续说。"你允许吗?"
安灼拉慢慢地抬起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格朗泰尔虚化了周围。
"你是……恶魔?"
格朗泰尔没有回复,停顿片刻,"我会完成你愿望!"
"实现愿望?"
"是的!到时候你的灵魂只属于我!"
安灼拉迟疑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我允许了。"
契约一旦签订就无法修改,就连死神也无法阻断这种联系。
安灼拉在街垒的最后一刻早就了格朗泰尔,而格朗泰尔的行为让安灼拉获得了新生。
他幸存了。

"安灼拉?"格朗泰尔再次敲了敲门。安灼拉依然没有回应,他突然很担心。"砰"的一声推开了门。安灼拉坐在咖啡桌前纹丝不动。
"滚出去!格朗泰尔!"
"我以为……"
"没听见吗?如果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允许走进这间咖啡厅!"
格朗泰尔没有动。

啊,缪尚咖啡厅,格朗泰尔暗想。ABC聚会的地方,他再熟悉不过了。但安灼拉回到这个地方让他格外担心。空空的咖啡厅只有他一个人。毕竟ABC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不,还有马吕斯,而马吕斯的灵魂对他来说并不感兴趣,于是就放过了他,让他和柯赛特幸福过日子去了。毕竟安灼拉活下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秘密,包括马吕斯,虽然格朗泰尔见过马吕斯也来到这间咖啡厅,那个时候他没有出现,就是静静地站在角落里看着他独自伤感。但是安灼拉他就格外担心了。

"别忘了,你曾经想赶走我很多次,但我依然回来了。"
"你只不过想要我的灵魂。"安灼拉转过身看着格朗泰尔。"我们该回去了。"
"你还好吗?"格朗泰尔等了许久才问道。
"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安灼拉停下脚步,但没有看着他。
为什么要救他呢?他亲眼看着公白飞,古费拉克,热安等人死在他的面前,他无动于衷,或许从他遇到安灼拉那一刻起,他的恶魔生涯就从此改变了。他,格朗泰尔,之前算不上一个称职的恶魔,别的恶魔在寻找好吃的灵魂时,而他却喜欢躲在酒馆里醉酒,在这样的年代里,比起那些无味的灵魂,酒的味道要更好一些吧。
但当安灼拉和ABC之友的出现,他早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嗅觉再一次觉醒,他看见那个如云石雕像一样的青年,他感受到他血液中洋溢的热情,他像火一样炽热,灼烧着他,也吸引着他。让他接近他……
"格朗泰尔!带着你的酒瓶从这里滚出去!"
"格朗泰尔,你走开,到别处酗酒去。这儿是出生入死的地方,不是醉生梦死的地方。不要在此地丢街垒的脸!"
"格朗泰尔,你啥也不能,信仰,思想,志愿,生,死,你全不能。"
对,他什么也不能,作为恶魔,被同类鄙夷,现在作为ABC成员,他又被安灼拉嘲笑。
"我说过,我信仰你。"格朗泰尔抿了抿嘴唇,看着面前的安灼拉,叹了口气继续说。"安灼拉,相信我,即使是恶魔也是有信仰的。"

——余下走随缘居——
【ER】(黑执事au)契约与惩罚(R15)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46916-1-1.html
(出处: 随缘居)

评论
热度(11)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