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DW小说片段翻译】The Ancestor Cell(八任博士官方小说)

之前翻译一段。
最近重新小校对了一下。
想把自己最喜欢的几个片段全部翻译出来。
全本肯定没有经历也没有时间。

【这本小说是我最喜欢的。也是EDA系列最关键的一本小说。是八叔经历的转折点。很虐!】

人物介绍

Father Kreiner:翻译克雷纳神父

原为Fitz Kreiner【费茨克雷纳】八叔同伴,后被八叔抛弃,死后加入悖论帮的成为神父Kreiner,后八叔复制了Fitz,在本段之前与八叔复制的Fitz相逢过。

Mother Tarra:圣母塔拉。悖论帮成员。

Greyjan:已去世的时间领主总统,后被悖论帮复活。帮助悖论帮夺取矩阵。

Timon:时间领主副总统。

Mali:梅丽,时间领主。

Faction Paradox:文中译悖论帮。简称帮派。时间领主的敌人。其组织成员甚至黑色斗篷,头戴头骨面具。以悖论形式存活。

悖论祖父:坚持祖父,悖论帮的领导人。和博士一模一样。

Mother Mathara:圣母玛达拉。悖论帮成员。

Tragdorvigan:时间领主技术员

Sam:原名Samantha Jones莎蔓莎琼斯。八叔女伴。

【焚烧之日】片段

★背景:当悖论帮来到gallifrey,复活了Greyjan,欲夺取Compassion【八叔tardis】并进入博士原始TARDIS【爱德菲斯】他们在时间领主最高议会会议厅相逢。Kreiner与博士见面了。★

“你不认识我了吗?博士。”
Kreiner 盯着那个脸上带着困惑的人。几世纪以来,他一直想杀死的人, 对博士的恨让他苟延残喘,他裹挟着自己本能的意识,如行尸走肉般游走于帮派之间,予取予求。如果某一天这个时间领主出现,他将会被自己杀死,在漫长冰冷的漩涡中, 他被夹杂在苦痛的觉醒与绝望的梦境之间,持续生存下去,而博士成为了唯一能够让他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东西 。现在,他就站在他的前面。
“尘埃!”博士说:“我知道你在尘埃,但是我就是不能……不能想起来了。”
很好!博士,Father Kreiner想。当他朝博士移动的时候,他慢慢细品每一步。谢谢你,让我没有理由再对你仁慈,古老的盔甲已褪色的传感器提示着他,那个女时间领主正在接近地上的斯塔瑟枪。但片刻,Tarra就用她的分解枪毁掉了那个武器。
Greyjan像一个学童坐在椅子上。“每一个都将会一直待在这里!”
Kreiner没有理她,慢慢的接近博士。
矮小的Timon被愤怒冲昏了头。“远离这里!帮派渣滓!”他警告。同时给自己鼓气示威。“这是最高议会会议厅……”
他还没有说完整句话。Kreiner转向并抓住Timon的喉咙,一秒钟后,  只见Timon的头向脖子后倾斜一个角度并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他摇摇欲坠片刻,张开嘴像评论天花板上的礼物一样。Kreiner看着他的苍老的头反射到一个角落里,他的身体无力的掉到地上。然后他用斗篷上破旧的碎布擦了擦手指。
侍卫们惊恐无助的看着对方,接着Greyjan说:“你们什么也做不了。”
“谢谢你。Greyjan总统。”Tarra甜甜的说。
“为什么要这么做?”博士愤怒的抗议到。“他只是一个老人。他不会伤害你。”
“你绝对不会与时间领主交谈。”当博士坚持自己的立场的时候,Kreiner继续前行说。“你以为他们很乖很甜。”
博士眯起眼睛。“我认识你!”
Krenier点头。“哦,是嘛?”
控制台旁边一个技术员开始疯一样的从房间这边到另一边,并做着显然不确定的报告。“扫描仪检测到漩涡中有严重的干扰。”
Kreiner转向他吼道。“安静!”
“Father Kreiner,你先安静!”Mother Tarra嘘声说。“时机终于来了。”
“是的!”Kreiner同意她。“我的机会。”他转回身,看着博士,他的所有的抗议以及愤怒似乎都已经消失了,他看起来像被放进超出自己理解力的成人世界中。他的声音与恐惧的盯着怪物接近自己的时候一样小。“她叫你什么?” 他把手贴在太阳穴上,好像突然疼了一下。
“可怜的博士,我让你头痛了?”Kreiner轻声说,接着怒斥道。“你还记得你给了我什么吗?”
博士没有说什么, Kreiner感到内部医疗系统正将镇静剂大量注入他的血液,努力地使他镇静,但他却伸手推了那时间领主,冲着他的脸吼道,
“你抛弃了我!”
他被他伸出的手推得向后反冲绊倒。在Kreiner身后的某处,那个技术员眼睛里充满恐惧的大喊。“能量特征预算,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简直不能想象,太强了。”Mother Tarra也一起擦手。“开场攻势。”她柔声的惊叹道。“波谱数据异常满格,它马上就要超过能量转换界限了。”技术员继续说。 Kreiner的传感器显示空气中的电荷读数在逐渐升高 。
“多长时间才能受影响。”某人喊到。
“仪器已经达到顶峰了。”技术员大喊。“计时失灵,已经无法辨认这些读数。”
“快点!”Greyjan抓住一个验尸官,大声呼叫。当他开始冒烟的时候侍卫们慢慢的后退。他那红宝石镶嵌的金属带似乎变得越来越亮。
“现在你需要知道的是它马上就要发开始了。人类。”他只是发出一个简短的嘲笑。
“报应!”

Kreiner想继续无视身边逐步增大的音量,把这声音当做脑子里回响的背景音,同时他向那个原本在他心目中是最接近英雄的人迈出了最后的步伐,准备就绪,解决问题。他再次抓住博士的脖子,把他拖到跟前,让他看他做了什么,博士痛苦的表情那么清楚,近的让他无法接受。 我要揪下他的脑袋。他思考到。然后将它挂在墙上,每天我都将永远的盯着它。“你还记得什么时候发事情吗?”Kreiner的双手紧紧掐住博士的脖子怒斥道。“你再也不用操心地把我丢在日内瓦然后和Sam像平常一样离开!”
博士使劲的摇头,Kreiner知道某种行为动机不可信,虽然震惊但怒火却想让他把这个看成一个否认,一个更无情的打发。“我一直以为你会回来,你知道吗?”Kreiner感觉这些话像钩子一样挂在喉咙——他不得不把它们吐出来。“我信任你,我一直信任你!”
“我……”血液在Kreiner古旧的身体里的加速,剧烈的心跳声让他几乎已经听不见博士的声音了。“我不能回去接你。”
“你这个骗子!”Kreiner怒斥。“你从来没有想过真正的我发生了什么,你很满意那个山寨货,自制的版本,他更适合你,不是么?一个具有较少缺点,另一个量身定做的同伴?”

Kreiner隐隐约约意识到Tarra正对他喊些什么,但他没有放开博士,此刻,不是为了她,甚至也不是为了那个该死的悖论祖父。 他想知道要是他再稍稍用点力,泪水是不是就会从他紧闭的眼睛里落下。“你感觉怎么样?博士,现在你知道了吗?现在你意识到了吗?”他用力挤压。“像一个父亲推着婴儿车里的孩子去邮局,接着当他做公共汽车回家的时候才想起孩子。”他又用力一些。“像一个孩子得到一只新的小狗却发现旧的那只最终没有被驯服。”
当博士猛地睁开眼睛,眼里没有泪水,呆滞的眼神也没有一丝光采
****
Mali无助的观望着激烈的冲突,受被毁掉斯塔瑟枪的冲击仍然使她的手指灼痛着 。“你,侍卫!”那个带着骨脸面具的女人命令道。“保证博士没有被杀死!”Mali看着侍卫们互相看了看对方。不确定做什么,接着Tarra射死他们其中一个,当他们正注视着时候,他的身体冒烟就消失了。“现在,你们是否乐意!”Tarra冷冷地说。巨大闪闪发光的头骨在颤动着。其中的一个侍卫向Kreiner丢下博士地方移动。尽快完成行动,另一个曾经也是一个好的时间领主的中立的观察者也谨慎的跟随其后,Mali诅咒。她突然意识到如果博士被杀,如果爱德菲斯被释放。帮派的的力量将会被打破。
“可怜的Freiner”Tarra温柔的说。“我明白他需要清洗他的系统。”
“能量仍然在上升。” Tragdorvigan无助的喊着。Tarra围绕着并一直看着禁不住战栗Mali的眼睛。“战争开始了!”她说。“你有幸成为见证开始的第一人。” Tarra啪地一声合上了嘴巴。“你将是我们的。”
****
Kreiner像扔到布娃娃一样将博士的身体扔在会议厅摇晃的地板上。他瞥见视野周围的红色事物。他对周围围绕的侍卫咆哮!并叫他们滚开。
他们照做了。
“那么告诉我怎么样,博士?”Kreiner咆哮到。把金属鞋跟狠狠地踏在博士的苍白的脸上。血从鼻子里流出来。但他一直不吭声,也没有眼泪。“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什么?!”他重复道。“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博士眨了眨肿胀的眼睑。他平躺在摇晃的地面上。身体重的不能移动一英寸。
“我对不起,Fitz。”
对不起?他在嘲笑你。
“我不是Fitz!”他耳语道。同时房间一直都在摇晃。拳头在铁手套像握紧钢铁一样。“我再也不是Fitz了,你也不要再叫这个了。”
****
Mali目不转睛的环视房间,侍卫们跪下来或者蜷缩成一团,没有人注意Kreiner举起那唯一完好的脖子准备攻击。技术员一直做着相同的事情,用拳头猛砸毫无用处的操作台。Greyjan开始摇晃, 喃喃地吟诵着一串串毫无意义的字语,手仍旧握紧头冠。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头发和肉的刺鼻的味道。Mali开始哭泣,她不知道该做什么。现在 她只能感受到脑后不断上升的紧张感 一种残存的动物性本能告诉她,天空中将降下烈火,他们将全部焚毁。
Kreiner感觉到失去战斗力的右边突然受到了打击。Tarra不得不决定终止这一切,于是她像鸟儿袭击猎物一样对他突然袭击。她将手陷进他那干瘪的破损的胳膊里并推开他。Kreiner伴随着痛苦的尖叫撞在墙上。整个房间的摇晃仍然在加剧。好像是他的冲击力让这个gallifrey也在摇晃,或者他的愤怒的能量,咆哮的能量开始充满整个房间。
“当我下命令的时候,Father Kreiner。”Tarra冷冷地说。“你必须服从我。”
“博士必须是我的!”Kreiner试图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
“你这个傻瓜!”Tarra说。“他早已经是我们的人了。”
“不要相信他。”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
“无论我们对他做了什么,他一直都是博士。”

“这个决定你必须接受。Kreiner!”Tarra厉声说。“现在安静!你会惹恼祖父的。”她把手举过头好像模仿越来越快喃喃低诵的Greyjan一样。“ Mathara正在键入代码,我可以感觉到,矩阵正在对帮派打开。你感觉到了吗? ”
Kreiner没有说任何话。就是站在那里,他的黑影伴随着呼吸膨胀着。“我们的身体将留在这里。”房间里的光变得变成刺眼光亮。博士仍然躺在Kreiner把他扔在的那个地方。当能量升高的时候Kreiner听见一个女士兵在尖叫,同时他断定,博士也将会尖叫的。

评论
热度(8)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