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原创RPF(西区伉俪/拉面&小神马)】依旧

注:拉面吃的cp和nick吃EM完全属于脑补。

还有本文纯EM向!

人物性格OOC。求原谅

Nick Jonas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自己紧张的情绪,他不知道往哪里去走,这时候Samantha从身后跳了出来,拍拍他的肩膀,"嘿,Nick。"

"嘿,Samantha。"Samantha的歌喉很清脆,也很响亮,在之前皇后剧院的时候Samantha就和自己合作过,那个时候还有Camilla Kerslake

的柯赛特,可是Camilla感冒了 由katie hail替补,原始cast只剩下自己和Samantha了,内心紧张的情绪更难以控制了。

"你们在谈什么,"Killian donnelly从对面走过来 端着三份可乐 分别递给了Nick和Samantha。"我原本想去带给Ramin和Hadley"

"他们估计还没有到。"Nick弱弱地回复了一句。"Ramin他说要去等Hadley。所以我就先来了。"

"怎么样,你还好吗?"Killian带着酒窝笑了一下。

"我……我……我"Nick憋得满脸通红,心里紧张地要命,暗想:笑话就笑话吧,我不怕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就是淡淡地回复了一下。"我……我没事。

Samantha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好,Nick,会好的。"

然后她就和Killian离开了,Nick看着他们的举动突然想去找Ramin。但Ramin在哪里呢?

头天晚上。

那是Nick刚刚走下大巴,巨大的穹顶映入眼帘,千禧穹顶果然辉煌壮丽,比皇后剧院大很多了,于是他走进大门准备寻找自己的休息室,然而工作人员正在帮其他人也就是伦敦初卡的大腕们,他只好放弃工作人员,准备自己去寻找。然后他感觉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他转过头,一个短发的男子站在他身后,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你好,我叫Ramin Karimloo。要去寻找休息室嘛,我也正好要去。"

"我……"Nick看着面前的人倍感亲切。对于性格腼腆的他来说,突然的热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只吐出一个字。"我……我,好"

"我认识你。"当他们到达Nick休息室外面时。那个Ramin继续洋溢着笑容说。"乔纳斯兄弟最小的一个,也是目前来说西区最年轻的马吕斯。我就在你隔壁,欢迎经常来找我。"

Nick觉得这个Ramin非常热情,躺在休息室床上Nick回忆着自己在伦敦的种种经历,自己拿到马吕斯角色的时候真的非常开心,他的哥哥们甚至比他更更开心,小时候有过在百老汇演伽弗洛什的经历仿佛就在昨天,如今小伽弗洛什长大了,变成了马吕斯,这对家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如今自己也是25周年的马吕斯,虽然Nick很激动,但激动中却掩盖不了大量的紧张情绪。

虽然第二天才开始排练,但是大家早已经聚在一起,练习自己的唱段了,Nick从来不喜欢社交,他就独自一人在走廊里散步。虽然他接到哥哥们正在往O2千禧穹顶剧院方向赶,但他此时此刻不想见他们。

"嗨,Nick!"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Nick转过头,是Ramin。

"大家都在练习,你怎么没有去呢?"Ramin的声音让Nick痴迷。

"我不太喜欢人多。"Nick腼腆地回复着。

"那我们去弹吉他怎么样?"Ramin搂着Nick的肩膀就往Nick的房间走。"你的房间应该有吉他和钢琴吧"

"嗯。"Nick点了点头。

悠扬的琴声伴着吉他从Nick的休息室传出,吸引了好多人过来倾听,katie hail像柯赛特一样面带笑容坐在旁边聆听。

Nick觉得Ramin唱的太好听了,好似天籁之音,虽然他也是歌手,但他觉得他不如Ramin,甚至觉得自己的琴声配不上Ramin的歌声,

Matt Lucas带着摄影师悄悄地走了进来,Nick抬起头看着他,露出个浅浅的微笑。而Ramin却歪着头旁若无人地看着他,依然笑容满面。Nick突然觉得能够认识Ramin是自己的幸运。

katie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休息室里只剩下了Ramin和他。

"我唱了这么半天,你怎么不唱呀。"Ramin放下吉看着他。

"我……我,我还是喜欢听你唱。"Nick感觉自己满脸通红。

"要不然我们讲讲我们的故事吧。"Ramin依然满脸笑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Hadley走了进来。

Ramin注意到他,立刻站起来,"Nick,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Hadley,Hadley Fraser。Hadley,这个是Nick Jonas。"

Hadley带着黑色眼镜,很腼腆地打了个招呼。"你好,Nick。"

"你好,Hadley!"

Nick有一种莫名的感觉,Hadley的出现,他不是感觉不舒服,就是有一种莫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Hadley和Ramin有着他察觉不出来的bromantic。

"嘿,Nick。昨天晚上排练你怎么没有来呢?"Alistair Brammer和他打了个招呼。"我先去找Killian了。"

Nick回到了现实,看着大家都各忙各的,他只好去找katie了,然而就在他准备要去找katie的时候,却瞥见Ramin和Hadley在一旁打闹。Nick一瞬间觉得不是很舒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的目光从Ramin身上不肯移开,直到排练开始。

因为是演唱会形式,所以和他在西区唱马吕斯的时候不太一样,少了很多动作,演起来就很方便了,他也有足够的精力放在演唱上了。但是只要Ramin站在他旁边,他就心跳加速。但他庆幸他还算正常发挥,于是他就安心等明天正式演唱了。

然而这一切不尽人意,当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台下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人们摩肩接踵,黑压压的人头让他心一下子跳到嗓眼,无论怎么深呼吸放轻松对他也无济于事,第一慕就结束了。

Nick疲倦地回到他的休息室。

"是这样的,如果你因为第一幕没有发挥好,你可以去找Alfie Boe,他可以帮你的,他人超级好,再说他是你岳父不是嘛? "

Nick抬起头看着旁边的人,是Matt lukas,然后白了他一眼。"别管我!"

Alfie Boe唱的非常棒,也十分热心,这是他知道的。但此时此刻他谁也不想找,甚至包括他的两个哥哥。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排练的时候唱的还不错,可是为什么一站到舞台上这一切都与排练的不一样了呢?他设想的完美唱腔,为什么又会变回去。他懊恼,他沮丧,随便抓起旁边的抱枕就朝门口丢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抱枕正好不偏不歪地落在了刚进门的Ramin的脸上。

"哎呦!"Ramin痛的叫了一下。

"啊,对不起。"Nick急忙跑过去。"打到你哪里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伤到了吗?"

"没。"Ramin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这个笑容让Nick的心顿时就化了,如果他一直和Ramin合作会怎么样。

"听说你10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伽弗洛什啦?真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Ramin的声音真好听,Nick这样想到。Ramin问了什么他也没有想,等Ramin戳他胳膊半天他从反应过来。

"哦?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看了你的访谈,你02年就是伽弗洛什了。想想我10岁的时候啊,真的不如你。"Ramin继续问道。

Nick听Ramin这么说,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02年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还小。"

Ramin看着面前的Nick,陷入了回忆,10岁的Nick Jonas已经站在百老汇的舞台上唱伽弗洛什,如今18岁的Nick Jonas也站在25周年纪念会上唱了马吕斯。想想当年的自己,虽然19岁登台,02年成了西区的安灼拉,认识了Hadley。

"听说,你和Hadley Frazer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真好。"Nick突然改变话题。

"是的。"Ramin被Nick打断回忆。

"可以给我讲讲你们吗?"Nick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但Ramin的挂着笑容的红润面孔让他迫切想走进这个人,毕竟Ramin太亲切了。

"接触悲惨世界其实是一次巧合,就像我遇到Hadley一样。那个时候他刚刚毕业,然后我们在西区相遇,他那个时候是马吕斯。"Nick注意到Ramin逼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时间。

"安灼拉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其次就是马吕斯,不蛮你说,我也演过马吕斯。"

Nick惊奇地看着面前的Ramin,他真想看看那个时期的Ramin的马吕斯。"你居然是马吕斯?"

"是呀,悲惨世界是我第一个西区音乐剧,虽然那个时候我是马吕斯和安灼拉的替补,但这两个人物给我感受真的太深刻了。"

Nick睁大眼睛。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问一句话孩子版的话题,然而嘴已经张开了。"你不是船Enjortire嘛?没想到你船Enjolrius。"

他立刻堵住自己的嘴,尴尬地看着他,他不想再Ramin面前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

Ramin看着面前的Nick,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当然啦,我船!我几乎什么都船,不过Enjolrius是我的初心呀。而且当时Hadley演马吕斯,我演他的安灼拉。后来因为他船Enjortire,我就一直隐藏这个颗心,虽然04年回西区复演悲惨世界,但那个马吕斯不是我的马吕斯。"

Nick惊了一下,慢慢站起来,走到一边。有点焦躁,他唱的这么糟糕,他会不会毁了Ramin心中的马吕斯,他有点害怕,觉得晕头转向,Ramin的脸不再对他微笑,而是写着。"你毁了我的马吕斯。"

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他开始呼吸困难,今天的表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回顾,自己糟糕的唱腔,《One Day More》自己直接下线了。他懊悔,他甚至想离开这里,甚至他希望Ramin没有听过他唱的马吕斯。

"嘿,你还好吗?"Ramin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你不舒服吗?"

"我还……还好,先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Nick感觉自己仿佛是踩着棉花,脚底一软,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睁开眼睛。Ramin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Ramin关心地问"你好点了吗?"

Nick不敢看着Ramin的眼睛,但那双明亮的黑眼睛让他屈服,他顿时喉咙哽住,点了点头。

"没事就好,刚刚可把Ramin吓坏了。"这时Nick注意到旁边的Hadley。"他还拉着我不让我告诉老麦和别人。Nick,你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

"喝口水吧。"Ramin递给他一杯水。

Nick慢慢坐起来,接过水,水杯不烫,他喝了一口,居然很甜。

"我放了蜂蜜。"Ramin的柔声细语让Nick彻底软了,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的情况,自己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差的马吕斯,甚至可能毁了Ramin的马吕斯。

Nick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泪水划过他还带有稚气的面容。

"嘿,别哭,别哭,我在。一切都等下一幕啦。"

Ramin的声音让他心安了很多。

中场休息很快就结束了,Nick再一次硬着头皮站在了舞台上。

"Let them come in their legions And they will be met" 

"Have faith in yourselves And don't be afraid!"

Hadley举起拳头高唱:" Let's give 'em a screwing That they'll never forget! "

Ramin充满笑容地将目光转向Hadley做出一个赞许的举动。

然而这一切就看在Nick的眼里,他不知道为什么Hadley要回应这个,Hadley脸上带着得意。Nick感觉自己心格外乱,仿佛自己成了马吕斯。看着安灼拉对格朗泰尔做出赞许。这不符合原著,这没有道理。这场结束了,Nick和众人走下来舞台。

"下一场大家都默默退场,来表示街垒阵亡。"老麦见一个街垒男孩就告诉这一信息。Nick四处张望,还没有见到Ramin。他去哪里了?Nick又开始紧张了,第一幕,当Ramin站在他身边他就格外轻松,发挥的水平还算可以,但只要离开Ramin,他就彻头彻尾的车祸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然而这一幕,无论Ramin,每次看见老麦的眼神他都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他演砸了马吕斯。

"嗨,Nick。你怎么还没有上场?"Ramin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Nick很想说他在等他。但当话到喉咙他又改了。"我紧张。我恐怕毁了你的马吕斯了。"这是他第一次在Ramin面前提到这个。

Ramin看着他,突然想到中场休息时Nick的晕倒,于是Ramin一下子搂住Nick,然后面带着微笑。"没事,什么也不要想,有我在你身边。你唱的很不错,只要不要紧张,你就会发挥的很好的。"

"我们快进去吧,最后一场啦。"

当所有人都站好等待音乐响起时,Nick注意到Ramin突然神情紧张,他悄声问。"怎么了。"

"完了!刚刚只顾和你说话,然后我没有告诉Hadley,这段结束后大家默默退场,Hadley!Harley!"

此时音乐却响起,大家很快就进入了状态,Nick依然还在用余光扫视着Ramin。

Ramin唱完最后一句歌词。"until the earth free!"Nick注视着Ramin默默退场,此时此刻Nick突然觉得安灼拉和Ramin合二为一,为什么马吕斯要看着安灼拉的牺牲无能为力,为什么他的朋友牺牲而自己独活,为什么要只留他一个人。他突然感觉有什么液体在脸颊上,是泪水。

他也和马吕斯合二为一了。他对Ramin就像马吕斯对安灼拉。他们从相识到街垒战役,虽然他不及格朗泰尔比安灼拉相识早,但安灼拉对他的影响早已经融入血液中。安灼拉,一个对革命永远充满热情的青年,他的挚友,就这样和他永别了。

悲伤的情绪让他喘不过来气,他无法呼吸,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这是作为一个演员绝不能出现的情况,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空桌椅》他又一次唱砸了。

很快,这一切都结束了,伴随着最后一句 "tomorrow will come!"悲惨世界落下了帷幕。而他Nick Jonas的悲惨世界刚刚开始。

时间不能忘却,就像Ramin无法忘记他和Hadley初遇的情景,人们也不会忘记他的,一个唱的非常糟糕的马吕斯。他知道这次的失败对他来的是一个永远的黑点,或许也会是他和Ramin的情谊的终点。

"别多想,Nick,我希望我们以后再次合作。"最后,Ramin拥抱他的时候,轻声在他耳边说。

Nick终于笑了。与Ramin握了手,这一切都结束了。

明天,不论如何,太阳依旧升起。

把之前打的tag清了,只打"马吕斯"算是对自己的保护。
不过无论什么cp,毕竟马吕斯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评论
热度(5)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