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
dw,blake's 7 big finish,梅林传奇,漫威,HP,星球大战,悲惨世界

【罗兰】[高考作文]直面今朝

[全国二卷]直面今朝

他起提笔,墨水蕴裹在羽毛笔的笔尖,他的手在颤抖着,墨汁在颤抖中一点一点地与笔尖决裂,朝判决书上坠落。粉身碎骨般朝四周散开,与此同时又一滴泪珠落在附近,笔尖在纸上艰难地滑动着,勾勒出一个名字:罗伯斯庇尔。
他站起来望向窗外,窗外街道尽头泛起了鱼肚白,似乎在诉说着即将到来的事情,他的视线模糊了,仿佛回到了多年之前。
山顶的风不是很大,但视野却很开阔,将巴黎景色尽收眼底。罗伯斯庇尔张开双手,他此时真希望自己是一个雄鹰,飞向自由的高空。去飞向民主,去飞向平等。
"等等我。"卡密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罗伯斯庇尔转过身,卡密耶带着笑包带着三角帽一步步朝山顶爬来,脸上挂着急切的表情。
"别着急,慢慢来。小心脚下的石头。"卡密耶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一把抱住他。"我终于追上你了,从今以后我要生生世世跟在你身后,永远地支持你,用我的生命来爱你。"
罗伯斯庇尔露出微笑。"你先好好歇歇。看,太阳快升起来了,我们就能看见法国的黎明了。"
他把手搭在卡密的肩膀上,指着冉冉升起的太阳说。
"你们走的真快呀。"弗雷隆也随即来到了山顶,三个青年站在一起,看着太阳一步步从地平线上升起。
"巴黎的光明就要来临,法国的降临肯定是光明的。"罗伯斯庇尔看着太阳说到。
"是的,我们会给法国带来光明的。到时候,法国一定是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国家。"
"巴黎,法国,我等着那天的到来——"卡密耶朝着远方大喊着,山谷里回响着他的声音。
罗伯斯庇尔与朋友们手拉手谈论着布鲁图斯,又谈到了圣女贞德,黎塞留,从孟德斯鸠谈到伏尔泰,法国的新时代就在这样一群青年心中憧憬着。罗伯斯庇尔在心里默念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法兰西之所以是法兰西,这个民族拥有着其他民主不具有的特点,我们敢于正视任何苦难,敢于面对任何突然的灾难,我们敢说,我们敢想,我们敢做,我们敢当。"卡密耶紧紧拉着罗伯斯庇尔的手,然后将目光转向他。他会心一笑,点了点头。"对,正因为我们拥有这些品质,我们就能创造出更美好的明天。"
"公民罗伯斯庇尔,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库东打断罗伯斯庇尔的回想,将他从记忆中抽出来。他环视了四周,注意到兰代注视着自己。"我是被选出赋予革命新生的,而不是毁灭他们。"
新生?罗伯斯庇尔心里默默地重复到。从当年在圣路易中学,再到后来组建革命法庭,那些曾经为革命付出一切热血的青年们一个个就像这样被送上了断头台。布里索,玛侬·罗兰,维尼奥……现在自己更要亲手将自己的老同学送上法庭。难道他就要亲自毁掉革命吗?不,革命还有力量,他还有圣鞠斯特,库东,科洛二委员会等人在支持他。他不会毁掉革命的。
"我们敢说,我们敢想,我们敢做,我们敢当。"卡密耶当年的话再次回响在他的耳畔。既然这样卡密耶就会敢于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也是,他也要敢于为革命付出代价。
没有恐怖的美德是软弱的,没有美德的恐怖是邪恶的。无论哪种结果,他都会去接受,哪怕毁掉他一直赖以生存的所有信任。他都会去面对。
他看着塔里列走出门,关上大门,他知道这一切他都无法改变了,无论如何,卡密耶丹东那些人已经成为过去,法兰西共和国的未来还要看今朝。

评论
热度(15)

© Ellen Snow | Powered by LOFTER